首页 >美食

南苏丹没有出海口的石油输出国

2019-06-13 09:52:28 | 来源: 美食

南苏丹:没有出海口的石油输出国

核心提示:  独立使南苏丹没有了出海口,成为一个完全的内陆国家。南苏丹的石油,仍然需要经过苏丹才能在海港装船,运往世界各地  如果

独立使南苏丹没有了出海口,成为一个完全的内陆国家。南苏丹的石油,仍然需要经过苏丹才能在海港装船,运往世界各地

如果把苏丹首都喀土穆比作两江相汇处的重庆,那南苏丹的首都朱巴无论从地理位置还是城市规模来讲,都相当于重庆上游的宜宾。

2011年7月,南苏丹正式宣布独立,定都于朱巴。

朱巴,这个在原苏丹排名第二的城市位于原苏丹的南部,尼罗河重要的支流---白尼罗河畔。白尼罗河从乌干达入境,经朱巴一路北去,在苏丹首都喀土穆汇入尼罗河,流向埃及。

地面上滚滚北去的是尼罗河水,地下滚滚涌动的是石油。

对于这个没有任何工业基础,全世界落后的国家之一,那条地下河流比地面上的尼罗河更让各方眼红心跳。

独立是不是解脱?

除了殖民者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划分领地时留下的后遗症,石油是造成南苏丹独立的重要原因。

南苏丹盛产石油,却没有出海口和先进的采油、炼油技术,不得不用输油管线把原油(106.03,0.06,0.06%)输送到北部的苏丹港,并因此向由北部势力掌控的中央财政上缴丰厚的利润。

这样的矛盾随着工业文明的发展而越发尖锐。在过去数十年中,南北两派的武装分子在中南部的产油区不断爆发激烈的战争和冲突,直到联合国[微博]在该地区实施维和行动后,也没有完全停止。

但石油绝不是分裂的根本原因,就像很多国家都存在地区资源分布不均一样,这并不足以导致分裂。分裂的真正原因还是宗教。

在以首都喀土穆为中心的苏丹北部地区,信仰伊斯兰教的民众占80%左右,施行着严苛的伊斯兰律法。在这里,喝酒是违法的,一旦被警察发现要被监禁和罚款。女人上街需要戴面纱,婚外性行为被认为是非常恶劣的行径,甚至会被处以极刑。进入斋月,各种娱乐活动也会被禁止,白天会禁食。

而在南方,人们绝大多数是基督教信徒。

在南苏丹的首都朱巴,漂亮姑娘卡娜天天穿着吊带裙坐在自家开的精品店里,修剪着涂成五颜六色的指甲。她身后的货架上,摆放着美国产的香水和中国广州产的背包。超市里,来自法国的红酒受到广泛的欢迎---如果按照北部的律法,这一切都大逆不道。

而在过去几十年里,位于北方的中央政府曾经一度要求并不信仰伊斯兰教的南方民众过斋月、禁酒、不吃猪肉,还要把女子们曼妙的身材裹进长袍。

内战延烧几十年,双方打急眼的时候,甚至不惜损毁输油管线和采油设施,以两败俱伤的态势对峙。

2011年7月,在经历长达半个多世纪的对峙、内战、冲突、冷战、谈判和貌合神离之后,南苏丹以全民公决的形式获得了独立,成为了联合国的第193个成员国,也成为了世界上年轻的国家。

对于苏丹而言,经济损失不言而喻;对于南苏丹而言,从精神上无疑是一种解脱。

但这种解脱也仅仅在精神层面。独立使南苏丹没有了出海口,成为一个完全的内陆国家。南苏丹的石油,仍然需要经过苏丹才能在海港装船,运往世界各地。苏丹若是不爽,卡一下脖子易如反掌。

事实上,在南苏丹独立后的两年内,苏丹政府已经多次宣称要关闭输油管线。

独立之后道路仍漫漫。

每个部落都有冲锋枪

为了隔离南北冲突,维护地区和平,联合国在苏丹还未分裂前成立苏丹特派团,在中南部的达尔富尔和瓦乌两个地区设置了维和任务区,分别部署了维和部队、维和警察和民事人员,规模时达到两三万人。

作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中出兵多的国家,中国也向这两个任务区派出了工兵、运输、医疗维和部队。此前,中国向利比里亚派遣了由隶属北京军区部队组建的维和部队,黎巴嫩的维和任务交给了成都军区,而刚果(金)的维和部队则由兰州军区部队组建。

就在7月,即将派往马里的中国维和部队在沈阳军区组建完毕。一个军区负责一个国家的维和任务已成惯例。按照这个惯例,向原苏丹派遣维和部队的任务交给了济南军区。

南苏丹的独立,把达尔富尔和瓦乌两个任务区也分别划入两个国家。前者归属苏丹,成为苏丹的南部前沿。后者归属南苏丹,成为南苏丹的北部边境。

于是,济南军区也就成了解放军向两个国家派出维和部队的军区。而且,相比其他任务区而言,这里的安全形势不乐观,冲突随时可能爆发。

一名中国维和士兵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他在出国前收集了苏丹和南苏丹两年来的,发现70%都和联合国人员伤亡有关。既有地面车队遭遇伏击,也有飞机被击落。

就在2013年的前7个月,在南苏丹遭遇袭击遇难的联合国人员超过了20人,受伤人员达到40人以上。如果加上各种意外,在这里倒下的联合国人员数字会更多。在这里,每一个部落都有冲锋枪。

从2006年至今,中国已经向南苏丹派出了11批维和部队。2011年,根据联合国缩减军事人员的总体部署,中国维和运输部队回撤,目前仍然部署了一支275人的平面工兵连,和一个63人的维和二级医院在瓦乌地区。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瓦乌这个地名非常陌生。独立后,瓦乌一跃成为南苏丹第二大城市。但事实上,这个城市不具备人们印象中城市的基本形态,没有市政供电、供水,它更像一个大的部落集群,由若干座独立的茅草屋和一条简易街道构成。

中国维和部队在当地口碑良好。这种口碑不仅存在于联合国机构和友军中,还存在于当地政府和民众中间。善良、友好、专业和勤奋,成为中国维和部队的标签。

由于当地还有韩国、日本、柬埔寨的维和人员,中国维和军人走在街上时,经常会有当地人上来问是不是中国人,肯定答复后会得到热情的拥抱和感谢。

当地州长曾在一个公开场合赞叹中国维和部队修建公路的速度和效率,他的称赞被幽默地翻译成“中国军人的勤奋程度令人发指”,进而引起全场开怀大笑。

除了维和军人,这里还有中资公司和来淘金的中国人。中国人在这里开办了人民医院、纯净水厂、超市、酒店和农场。一家名叫“北京饭店”的中国旅馆紧邻中国大使馆,这家以板房为主的中国旅馆比中国大使馆建得还早,据说李姓老板在当地小有名气,数次被打劫,饭店也曾在骚乱中被烧毁,但又重新开张。

另一家叫福瑞德的中国超市,卖着地道的怪味胡豆和火锅底料。收银的姑娘来自重庆,她似乎对这里的工资待遇很满意。

近似原始的社会,也有豪车别墅

在瓦乌,势力的是南苏丹人民解放军。

这支军队是在反抗来自北方中央政府的运动中揭竿而起的,被南苏丹人视为国家的,地位很高。

南苏丹人民解放军正在完成从革命军向政府军的转变,大批参加过战斗的军人被解散回家,同时,一批经过挑选的年轻人被补充进入部队。如今,南苏丹人民解放军已经组建了10个师,每个师都有上万兵员,配备了装甲车辆。在军民合用的机场里,还能看到他们的俄制军用直升机。

但游击队的烙印在这支军队身上仍然很明显。在瓦乌的街上,能看到南苏丹人民解放军的士兵背着冲锋枪回家。除了高级军官以外,南苏丹人民解放军的基层官兵服装杂乱,武器配备也是五花八门。新入营的士兵甚至穿着花格子衬衣参加训练。

就在这样一个近似于原始的社会形态下,仍然可以看到卡宴、宝马之类的豪车,而且它们的驾驶者丝毫不隐藏其嚣张气势。在成群的茅草屋中,会突然冒出一栋扯着铁丝的别墅,里面有游泳池,也有自供电的照明设备,还可以通过卫星天线收看电视。一墙之隔,宛如天上人间。这样的豪宅必然属于当地官员,比如州长、市长,或者酋长。

在很多部落里,酋长、巫师和接生婆构成了权力的核心。酋长除了是执政者,还充当着精神的角色。

在紧邻联合国营地的巴比拉部落,酋长拉比有一根一米多长的权杖,他把权杖向天上一举,全部落的老老少少都会喊着“乌也”跳起舞来。拉比会经常带上树上的香蕉和芒果来拜访中国维和医生,中国医生也会回赠一些大米和面粉。这些部落紧缺的物资使拉比赢得了更多人的尊重。

联合国人员在这里没有什么权利可言。虽然他们的装备先进,实力雄厚,但按照联合国不率先使用武力的原则,联合国人员甚至不能开枪,只能在受到袭击的时候有限还击。这也是联合国人员在遭遇袭击时总是出现伤亡的重要原因之一。

联合国总是通过一些友善行为来化解当地人的敌意和矛盾,改善与驻在国的关系。比如帮助地方政府修路,帮助附近部落民众看病,给当地的小学赠送书包、笔记本和足球,等等。

擅长做这些工作的中国人也因此受到当地人的欢迎。孩子们接过足球就会在马路上展现他们的体育天赋。在这里,一个足球真的有可能成就一名体育。NBA历史上的球员、身高2.31米的马努特.博尔就出生在瓦乌,这位已经去世3年的篮球运动员留下一个慈善团队,至今仍在瓦乌工作。

虽然穷,但这里的人们仍在充满希望地生活。

来自联合国、慈善组织、教会的力量都在帮助当地人。农业种植技术正在逐步推广,这是解决温饱的根本办法。教会在这里开办了护士学校,批80名护士刚刚进行了毕业考试。

令人欣慰的是,在这个不发达的国家,的房子是学校,全国实行免费义务教育,再穷的孩子都能有一套校服。

当石油采尽那一天,祝福这个世界上年轻的国家还有更好的明天。

收银系统排行
徐州
脊髓病变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