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巴西街头示威背后的腐败顽疾

2018-09-19 11:43:58 | 来源: 游戏

巴西近期爆发的街头示威已经持续了一周以上,当中发生了警民冲突,巴西外交部和里约热内卢市政府受到冲击,还有城市出现抢掠现象。事件由反巴士加价所触发,但加价取消并未能平息事件,这显示出民众有更为广泛和根本的诉求。巴西总统罗塞夫日前发表讲话认为:“街头民众正在告诉我们,国家需要优质的公共服务来更有效率地打击贪腐……以及能够反映民意的政治代表制。”她因此提议进行修宪公投。

在巴西发生的一切让世界惊诧不已,因为巴西是金砖国家,近年来发展势头良好,一直被认为是世界经济的模范生;2011年更超越英国成为世界第6大经济体,同时也是美洲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经济体。不仅如此,巴西在社会发展上也是成就斐然,卢拉上台后推进的一系列社会政策,使得贫困人口减少4000万人,中产阶级增加2800万人,很多原本属于贫民阶层的民众,次拥有了、电视、微波炉、冰箱,甚至汽车,这使得巴西成为近年来极少数基尼系数在降低的国家。

但巴西的发展远非无懈可击:贫富差距仍属世界上严重的10%之列;税收苛重,人们付出欧洲级的税款,换来的却是非洲级的公共服务;腐败猖獗,在2012年透明国际的全球排行榜上位列第69;首都巴西利亚逾八成公立学校设施不足,在OECD进行的评估中,巴西15岁学童的阅读及数学能力在65个国家中只位列第53;从2012年开始,巴西经济增长率出现下滑,自2010年的7.5%下降到2012年的0.9%。而这一切的不足,在2014年世界杯足球赛的筹备过程中暴露无遗,并得以集聚和放大。

2007年巴西赢得世界杯主办权时,举国欢腾,但后来的筹备工作进展缓慢,遭到国际足联的多次批评。而为了兴建相关的场馆和基础设施

巴西街头示威背后的腐败顽疾

,举办地里约热内卢大兴土木,拆迁市内贫民窟,以廉价公共住宅或小额赔偿推动居民搬往市郊,迫使这群低收入人士每天要花费三四个小时在上班的路上,人们怨声载道;市区腾出的空间则交给商家发展地产项目,例如斥资25亿美元兴建商业区。上月一名音乐家在市长帕埃斯用餐的餐厅抗议借运动会拆迁贫民区,结果遭帕埃斯及其保安暴力相向,举国哗然。而政府近期试图提高巴士价格的举动,则成了激发民怨的导火索。

“我认为我们的政治人物拿太多钱了。”近年困扰执政工人党的贪腐问题,是民怨更大的来源。巴西世界杯初的预算是120亿美元,但实际的建设费用是预算的三倍,引起民间质疑官员中饱私囊。仿佛是在为这种猜测作注解,2012年3月,担任巴西足协主席23年的世界杯筹委会主席特谢拉因为深陷腐败丑闻而辞职。

自1989年民主选举以来,政客贪污腐败对巴西来说已不是一个新鲜话题了,历任总统都被腐败丑闻所困扰。可以说,腐败在巴西已经从上到下渗透到政治体制中的每一个细胞。2013年1月27日凌晨,巴西南部的南里奥格兰德州圣玛丽亚市中心一家夜总会发生重大火灾,官方公布的死亡人数高达233人,这不仅是巴西50年来死亡人数多的一次事故,也是全球过去10年来人员损失为惨重的火灾。此次事故显示该场所的室内防火安全措施几近于无,安全隐患随处皆是,但在历次警察检查中依然能过关,令人诧异。当地媒体引用业者的说法,检查中只要给“穿制服”的塞点“酒钱”,什么都能合格。

1992年科洛尔总统的丑闻曾一度让巴西成为全球腐败问题的焦点,此后巴西历任政府均公开承诺要厉行反腐、切实加强反腐机制建设,并逐步完善了相应法律法规。现任总统罗塞夫更是以对腐败绝不容忍的态度而著称,在她任期内,多名部长级官员因为腐败落马。2012年8月,巴西进行了“世纪审判”,对包括巴西前总统卢拉的前幕僚长在内的38名官员进行了审判,这些人涉嫌在2005年大选期间,从广告预算和国有公司养老金计划中挪用钱财,为每位盟友政党的议员每月提供1万美元,用行贿的手段确保其能给工人党投票。

此次审判改变了在巴西行之已久的“刑不上大夫”、对富人和当权者很少做出惩罚的传统,被认为是巴西政治健康化的一个标志。但腐败在巴西已经成了社会文化的一部分,其改变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从更根本意义上讲,巴西的腐败根植于近年来大行其道的国家资本主义发展模式。1990年代,为应对通货膨胀,巴西曾掀起私有化浪潮,但近年来,巴西经济发展的模式已经发生变化。政府大规模介入经济活动,将大量资源投放在自然资源和电信等行业,培植出巴西石油公司等国有巨无霸企业。2007年11月,巴西石油公司在大西洋海床发现了巨大的石油储存,政府迫使巴西石油公司与出价昂贵的当地设备供应商合作,尽管后者的资质受到了怀疑。Roger Agnelli原是巴西淡水河谷公司的总裁,表现出色,却还是被政府撤下。另外,政府开始通过强制性合并来人为制造大企业,迫使小型企业重组为国有企业中的一员。这样一种国家资本主义模式,由于政治与行政权力的高度集中和权力使用的高度不透明,就给了官员大量上下其手的机会,从而成了腐败的温床。虽然罗塞夫严惩腐败分子,但是由于体制的弊病,腐败始终无法得到根治,越反越腐,成了顽疾。

事实上,同样的情形也存在于大部分新兴市场国家,无论是俄罗斯,还是印度、土耳其,在透明国际的排行榜中都处于“比较腐败”和“极端腐败”的区间里,社会危机在不断积累和激化的过程中。在经济发展顺利的时候,这些危机往往不为人所察觉,统治者也自我感觉良好;一旦外部环境变化,经济发展风光不再,一切就被打回了原形。发生在巴西和土耳其的街头示威,为政府主导的国家资本主义发展模式敲响了警钟。

(作者为媒体人)




北明不南渡 第二百一十九章 福临是你儿子么?
爱丁堡公爵杯高尔夫邀请赛中国区选拔赛完美
傲娇总裁:蜜宠小甜妻! 第900章 她不再是她11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