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故事

如何用互联网思惟改造一家电视台

2019-05-15 04:24:10 | 来源: 故事

2013年火的词莫过于互联思惟。自从这个词上了一次联播的以后,互联思维就成了救传统产业脱离苦海的神器,用互联思惟改造各种传统行业的文章便被各种专家和写手炮制出来,诸如《用互联思惟改造制造业》、《用互联思惟改造餐饮业》,快刀青衣兄甚至还写过一篇《用互联思维改造一座青楼》,互联思惟之火大有所向、一统江湖之势。

在互联思维愈演愈烈的当下,黑马哥当然也耐不住孤单,忍不住也要喷一篇。今天,黑马哥突然有了一个想法,对于把这个词炒火的电视台行业,有没有互联思维改造的空间呢?

《晚报》的停刊让报纸行业欷歔不已,也让传统的电视台惊出一身冷汗。电视台虽然暂时还衣食无忧,但是收视率的逐年下滑、观众老龄化、越来越低的开机率却是不争的事实,在视频站的层层夹击之下面临着愈来愈边缘化的地步。电视行业也不乏有识之士,提出各种救电视行业于水火之中的良策,制播分离、台融会、双屏互动、OTT TV等各种新概念层出不穷。 1月8日即将上线北京络广播电视台BRTN又提出了大媒体的战略,立志要做全媒体联动的核心平台。光靠这些新概念,真的能够让电视台在移动互联时代杀出一条血路吗?

黑马哥认为,互联思惟并不是电视台联,不是电视台做个APP就算步入移动互联时代了。需要从内容制作为中心颠覆为以用户为中心,从播出管道转变为互动平台,从单纯的内容制作机构升级为内容分发平台,需要与被屏幕隔开的观众随时随地的建立联系。好吧,黑马哥就从自己理解的角度谈一谈如何用互联思惟改造一家传统电视台吧!

1、 制片人产品经理化

对于一个传统电视台的制片人而言,只要在体制内有话语权,有能力争取到时段、拿到制作经费、把节目对付出来,基本就算一个称职的制片人了。对传统电视节目而言,考核标准只有单一的收视率,制作团队和观众之间完全是割裂的。制片人不需要对观众负责,只需要对领导负责就可以了。所以,在这种背景下制作出来的节目,往往是领导满意的节目,却离观众愈来愈远。

其实电视台也早已意识到这个问题,也知道僵化的体制会限制内容生产的能力,所以就有了灿星和《中国好声音》制播分离的模式。但是,制播分离这种输血式的模式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只能算是饮鸩止渴,短期行为。长期来看,电视台内部还是应该培养自己的制作小团队,在这一点上,不得不说一下湖南卫视成功经验。据介绍湖南卫视内部有很多内部竞争的小团队,这些团队的特点是制片人年轻、有冲劲、有想法并给予限度的自主权,《我是歌手》、《爸爸去哪儿》等新节目听说都来自这些小团队。湖南卫视的这种组织架构,有点类似于互联公司,腾讯公司之所以强大,就是因为内部存在着很多产品研发的小团队,每个产品既要跟外部竞品竞争,内部也会有竞争的压力,这类扁平化的管理结构可以让效率大大提高。

对一个传统的制片人而言,只需要懂节目制作就行了。而对一个互联思维的制片人而言,不仅要懂节目制作,还要了解观众心理,还要懂络营销和市场运营,甚至还要懂一点IT技术。就拿目前红的《爸爸去哪儿》节目来说吧,节目火了以后,不仅可以获得广告收益,还可以在络上卖版权,拍电影去卖电影票,乃至还要推出游戏。从某种程度上讲,将来电视节目已经不是一个单纯在电视和络播放的视频,而是一个基于节目粉丝团全产业链的商业模式,各种边缘产品和各个环节都可以赚钱。固然,这一切都是基于节目在络上取得足够的注意力的条件下。

二、 观众粉丝团化

对于一个电视台,核心的资源是什么?不是大牌主持人,不是金牌制作人,也不是策划牛人,而是观众。一个电视台对观众的重视程度,往往会决定节目终究的受欢迎程度,芒果台的娱乐节目之所以经久不衰,就是由于它对观众的重视程度高以及它们坚持多年的粉丝团战略。

在传统意义上,电视台和电视观众之间,完全是内容提供者和观众的关系,两者之间被电视屏幕割裂开,几乎没有联系和互动。现在很多电视台娱乐节目的观众,乃至还需要观众公司来招募,这是多么一件可悲的事情。由观众公司临时凑来的观众,跟电视节目的忠实粉丝相比,二者在现场的状态肯定是不能同日而语的。反过来,观众的状态也会影响到佳宾的状态,终究影响到节目制作的质量。综艺节目《我是歌手》,之所以有那么强的代入感,跟粉丝的投入有很直接的关系。况且,每一个到现场真实的粉丝,都会把自己在现场的感受通过微博和朋友圈传递出去,相当于为节目做了一次口碑传播,这也是临时招募来的大爷大妈完全做不到的。

原来电视节目和观众之间缺乏交换,是因为受条件的限制,比如收视率高的话知道有很多人在看,而其实不知道看的人谁。而随着社交络的普及和移动互联技术的发展,通过技术手段,完全可以知道是谁在观看,观众和电视节目之间可以随时随地联系。正是基于这方面的考虑,各大卫视都推出了基于双屏互动的APP,比如BRTN此次推出的BTV大媒体APP,湖南卫视推出的呼啦等产品。都是想利用技术手段,与原来的观众建立联系,并把他们组织起来,由原来被动的观众变成主动的粉丝团。

当然,与观众建立联系并不是只有APP这一个方式,微博和等社交络平台都是很好的平台,通过微博可以把节目的信息传递出去,而通过可以跟观众进行对话和交流。其实用什么工具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给予观众的尊重和参与感。

三、 从播出机构转变为内容分发平台

《本日头条》的创始人张一鸣在一次论坛上曾这样说,在移动互联时代,内容制作的团队会趋于小规模化,甚至一个人也可以成为媒体,这就是我们常说的自媒体。因为随着技术的发展,生产内容越来越容易,比如原来做一个视频节目需要很多设备和团队,现在优酷做的《晓说》,一个人扛着摄像机对着高晓松录就可以了。

《晚报》之所以倒闭,也是因为生产的方式太落后,一个信息爆炸的时期,那种高投入、高产出、大团队的商业模式已不合时宜了。那是不是意味着未来会没有巨头了呢?当然不是,未来的巨头并不是内容的生产者,而是内容的聚合平台和分发平台。所以,在移动互联时期,易和搜狐做了客户端做内容的聚合和分发,PPS把电视台节目直播流弄到了上,也获得了大量的用户,终卖了3.7亿元美金。而作为有着大量内容源的CNTV,却还苦于一直找不到适合的商业模式,不过近推出了移动互联应用CBOX,看来也想通过内容分发去掘金了。

在移动互联的平台大战进程中,对于有着内容源和政府资源的地方卫视并非没有机会。比如,BRTN和北京联通、爱电视传媒推出的IPTV,IPTV可以看高清电视、综艺节目、电影还可以玩游戏、看病挂号,单就直播流上就比小米盒子类似的OTT产品有优势,如果能够以用户为中心把产品做好,还是有很大的想象空间。

四、 内容制作机构转变为内容开放平台

现在各大卫视把竞争的目标全都放到真人秀等季播节目上,歌唱选秀节目火,就一窝蜂地做选秀节目,《爸爸去哪儿》火了,各大卫视又开始火拼亲子类节目。在人人相互链接的移动互联时期,成为热点话题肯定可以商业价值化,但是并不是什么节目都变成热门的,大部分的节目都会撞得头破血流。

如果大家知道长尾理论的话,各大卫视的选秀大战基本上还是长尾市场头部市场的竞争,是竞争剧烈的红海市场。除了头部市场之外,其实还有更广阔的长尾市场。在百度上投放广告的都是一些中小企业,每家企业投放的金额也很少,但成千上万的企业投放额加起来,则是一个总体上很大的市场,特别是随着智能和平板电脑的普及,每个人里的移动装备,都是视频流的遥控器,这个长尾市场将比头部市场更加广阔。

黑马哥是想让电视台去做视频站吗?当然不是,现在视频站之间的竞争已经白热化了,没有互联基因的电视台,杀进来肯定也会输的头破血流。但是电视台,利用本身的制作能力、资金优势、人材优势,完全有能力做UGC平台。再说细点,比如去年像一些《屌丝男士》、《晓说》等轻综艺节目比较火,电视台除了做常规节目以外,可以自己组织团队或投资外部团队制作此类适合在互联上播出的节目。等到有一天,一个UGC平台聚合了海量的此类视频和节目,就有了跟视频站版权合作和议价的能力。虽然很多视频站把很大精力也都放在了UGC上,但是视频站在节目制作上毕竟不够专业,电视台在节目装备和制作方面都还是具有优势。将来随着友需求的多样化,对视频节目的需求是海量的,优良原创内容永远都是稀缺的。而这次即将开播的BRTN,也开始尝试与腾讯微视团队,推出一些类似短视频集锦的快综艺节目,也是想通过此类方式,吸引更多的内容团队参与,终变成视频内容创新工场和开放平台。

当然,要想真正用互联思惟改造一家电视台,还需要从人事制度、考核标准、财务制度、广告运营模式等顶层设计上做根本意义上的颠覆。对一个人员众多、机构庞杂、管制严格的电视台而言,这其中的难度可想而知。但是,在移动互联冲击的浪潮,电视台作为一个比《晚报》还更加庞大的机构,肯定面临着解体、分化、转型之痛, 谁在时间窗口关闭之前出改变和颠覆,谁也将会夺得先机、赢得未来。

哪些情况会使经期延长
月经期延长吃什么好
经期延长有血块量少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