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兰香幽幽

2018-11-25 20:23:17
兰香幽幽 潘春华古代赏兰,注重花香,这也是文人墨客心志闲适,可在香气氤氲当中,静静地感悟为人为文之道。

唐代大诗人李白对兰赞誉有加:“为草当做兰,为木当做松。

兰幽香飘远,松寒不改容。

”“扬州八怪”之一的清代画家郑燮对兰更是爱之尤甚,他在歌咏竹子的同时也不忘赞美兰草:“老老苍苍竹一标,傍绿瑞草是幽兰。

”郑燮曾任山东潍县知县,他助民胜讼,为官清廉,一肩明月两袖清风,因此他咏兰、画兰,喜爱不近恶浊的兰草,自是情理中事。

兰草喜阴湿环境,怕涝,怕施重肥,若像对别的花草那样精心培植侍弄,悖逆了“干兰湿菊”的物性,说不定适得其反,兰草反遭厄运,被爱所伤。

兰草还有一品性,就是迷恋故土和心性淡泊。

它宜用原生地的腐叶沃土和价格低廉的灰瓦盆栽培。

若用描金绘彩的白瓷花盆或质地上好的紫砂花盆,它不仅享受不了,还会因花盆不透气根系腐烂而枯萎。

兰草因其长在深山丛林中,看似与百草无异的一种极平常的植物,但它的不寻常恰恰就寓含在这种看去无光无色不显不露的平常之中。

记得几年前,我从浙江绍兴兰亭寻回一株兰草,稍加培植后,便随意置放在1处不见阳光的阴湿地方,平时偶尔浇上几次水,未加精心侍弄庇护,盆土经常是干干的。

一天,老伴整理杂物,忽然闻到一种从未品味过的沁人心脾的香气。

那香气清幽非常,阵阵袭来,令人陶醉。

“是什么香味?”我问老伴。

“像玫瑰?不,玫瑰此时不会开花,香气也没这般纯,这样宜人。

是什么花开了,竟然这样香……”老伴也在惊奇地猜测着。

,终究发现原来是那盆被冷落许久可怜兮兮的兰草开花了。

如今我之所以钟情兰花,不仅因怜其花,爱其香,更在于它首先不是以姿色招人,而是以其不近污浊的执著秉性和从容清逸,无人自芳的神韵吸引和打动世人。

这常使我想起生活中的一些不矫不饰,看上去无光无色平平常常默默无闻的人,开始也许不以为然,但相处时间长了,你就会被他的神韵所感动,所折服,不知不觉被他所感染。

“兰之生于深林,不以无人而不芳。

君之修德至道,不以贫困而改节。

”花草如人,都有自己的特性和亮色。

面对这株兰草,我却从中彻悟出一个看似浅显但并不简单的哲理——生命的崇高,就在于能守住平常心而又能开出不寻常的花朵。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